滚动新闻:
首页 >> 知识产权

永登枪杀大哥案开庭全村百姓递请愿书求情

来源: 时间:2019-01-22 17:59:41

永登“枪杀大哥案”开庭 全村百姓递请愿书求情

被告李元顺的家。本报鲁明摄

纵深 兄弟血案,正与邪的悲情拷问

一母所生两兄弟,兄长不务正业,性格暴戾,两度服刑;弟弟老实忠厚,勤勤恳恳。兄弟俩话不投机,终因一次争执引发血案:大哥倒在了弟弟的土枪下。

2月22日,该案开庭审理时,当地150余户村民联名向兰州中院递交了一份请愿书,请求法院对弟弟李元顺从轻处理。

“豁牙子”

2月21日,永登县连城镇永和村十二社,61岁的李正芳夫妇及二儿媳贾连兄三人大清早动身,搭班车赶赴百余公里外的兰州,与先期等候的三儿子李元鸿会合。他们要去参加的不是一次在省城的家庭聚会,而是次日二儿子李元顺被控故意杀人罪、非法持有枪支罪的法院庭审。

李元顺的母亲李银香已有7年没见过二儿子了,而大儿子李元林也永远离开了这个家:2004年1月3日凌晨,李元顺酒后与大哥李元林发生争执,持自制土枪将李元林打伤,后者经医院抢救无效身亡,李元顺畏罪潜逃,直至去年7月被新疆警方抓获。

想起这些,李银香不禁愁肠百结,老泪纵横。然而,身为母亲,令她忧愁的,或许更多的是“老二”的命运,并非死去的老大李元林。

1971年,从永登县秦川镇嫁入连城镇李家后,李银香为丈夫生下了大儿子李元林。和每一个朴实憨厚的农村妇女一样,李银香相夫教子的生活就此开始。在很多人看来,长子一般都比较懂事,但让李银香没有想到的是,李元林竟成了三个儿子中最令她头疼和操心的一个。

“他小的时候就‘不上路’。”据李元鸿回忆,从上小学开始,李元林就不听话,经常在学校里捣乱,且报复心理较强。一次,学校一位康姓老师批评了李元林,事后,李元林不依不饶,还在学校附近的墙壁上写了很多辱骂这名老师的脏话。

12岁,李元林小学毕业。那时,李正芳夫妇俩和村里十几个村民合伙忙着在村外的大通河淘沙金,为了安全起见,每天大家都将沙金轮流交给一户可靠的人家保管。一天,轮到李正芳夫妇保管,李银香特地把当天淘来的沙金卷在衣服里藏了起来,而等他们准备取出时,却发现沙金早已被李元林偷走变卖了。在上世纪80年代初期,被儿子变卖的价值约480元的沙金,对家庭贫困的李正芳来说,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他只得攒钱慢慢还给合伙的村民。当他追问此事时,李元林毫无惧色,满不在乎。

不只偷鸡摸狗,从小学到初中,性格暴躁的李元林打架也很出名。李元鸿说,上初一的时候,受不良社会风气的影响,大哥李元林和3个同样爱打架的学生结伙,在学校自称“河西四虎”。

李元林初中毕业后辍学,随着学生时代的终结,“河西四虎”的绰号逐渐为人所遗忘。但李元林的另一个绰号,却深深印在了永和村周边不少人的脑海里。

一次,李元林深夜潜入一村民家中,爬上园中果树偷吃果子,被人发现逃跑时一根树枝意外断裂,李随即跌落,一颗门牙被磕掉了。村民们取笑李元林,并给取了一个“豁牙子”的绰号。

1990年,18岁的李元林因拦路抢劫永登六中一名学生,被永登县法院判处有期徒刑6个月。“放出来后,他更不安分了。”现年61岁的永和村村民杜富贵说,李元林在村里偷鸡摸狗,村民们明知是他偷的,也不敢说,都怕挨李元林的打。

“‘豁牙子’的名声大得很,听见了都害怕。”村民陈发勇这样表述李元林当年的“名气”:连城镇所在的八宝川,周边近4万人口,大家不知道李元林的名字,但提起“豁牙子”,闲散无业的小混混们都很清楚。

“老黄牛”

十多年间,与“豁牙子”的恶名在当地传得越来越甚的情形截然不同,弟弟李元顺因为家境贫困,素来懂事听话,连小学三年级都没有上完,就早早选择了辍学务农,让大哥李元林和三弟李元鸿继续上学。

李元顺是三兄弟中第一个辍学的。父亲李正芳永远无法忘记这样的细节:他的腰不好,家里没钱同时供三个孩子上学,只有12岁的老二跟他赶着小马车,到附近的矿上去搬矿石,从山里转运到公路线上。寒来暑往,年幼的李元顺从未偷过懒。几年后,逐渐长大的李元顺和父亲利用不多的积蓄买了辆二手拖拉机,开始独自进山运矿石。

李元林到永登监狱服刑不久,给父亲李正芳来信说,他决心好好改造,希望得到家里人的支持,并请求家里人给他送去几十个铁锹把。李正芳说,接到信后,一家人都以为李元林真的要改邪归正了。李元顺连忙进山砍柴制作铁锹把,并开着拖拉机和父亲一起将铁锹把送往80多公里外的监狱。“当时正是寒冬腊月,天气寒冷,路上冻得老二都哭了。”

1995年,老三李元鸿初中毕业考入永登一中。去县城读书,费用又要增加,李正芳考虑再三,找老二老三谈话。“我说供不起了。我的腰不好,你们的母亲也患高血压和糖尿病,做手术还欠了1万多元的外债,没有办法供了。”时隔多年,李正芳仍清楚地记得自己当时苦口婆心劝儿子辍学的话,没想到李元顺却接过话茬对李元鸿说:“爹不供了,我供你上学。”此后,李元顺一直供弟弟读完了大学。

“老大在服刑,老二挣的钱既要给老大花,还要供老三上学。”李正芳说,其实是李元顺独自撑起了这个家。

一年寒假,在县城读高中的李元鸿乘班车返回连城,路经永登县通远乡的时候,突然浑身不适,并出现了休克症状。随后,他被送往当地卫生院急救。“天气特别冷,听到消息二哥开着拖拉机带着我,连夜把我送到了永登县医院。”李元鸿说,在县医院住了半个月后,他又被转往兰州继续治疗,前前后后花了6000多元,“二哥硬是借钱挺了过来。”

在人生最初的旅途中,李元顺让弟弟刻骨铭心的事情,远不止这些。

最为艰难的考验,是在1998年,那一年,李家双喜临门。除夕夜,李元顺和邻村的女孩贾连兄成家了;同年7月,李元鸿成功考入外地一所工科大学。可是,欣喜过后,困难接踵而至:李元顺结婚借的债还没还上,弟弟又要上大学,需近万元的学费和生活费。

李元顺急了。和刚进门的媳妇一商量,打算伐白杨树卖给附近的矿区。从弟弟拿到录取通知书开始,李元顺天天伐树,媳妇贾连兄托娘家人给他找销路。“运白杨木的时候,因为木头太长太大,拖拉机根本没办法运送,他只好托亲戚找来大卡车,然后往大车上扛木头,等木头扛完时,他也累病了,胸疼了好长时间。”贾连兄想起这些时,眼神中难掩心疼之意。

“这些年,和我们岁数差不多、一起结婚或者晚婚的,几乎都盖起了新房,啥也不愁了,可是我们现在要什么没什么。”贾连兄感慨道。

“二哥从12岁开始跟着父亲,为了这个家,自己连身好衣服都没穿过。”说起李元顺,三弟李元鸿跟打了个比方,说李元顺就像个“老黄牛”。

忤逆子

20多年的时间里,李元顺种地、搬矿石、打零工、下矿洞,供弟弟读大学……而生性暴戾的李元林不务正业,一天农活都没干过,不仅大好的青春时光在牢狱中度过,出狱后仍不思悔改。

李元林第一次殴打母亲,是在上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李银香回忆,上世纪70年代她和李正芳结婚后,曾购买了一块125元的“上海”手表,在当时的农村,这种时兴的物件弥足珍贵,因此舍不得戴,平时将手表放在装粮食的炕头柜里。有一天,李银香发现手表不见了,便向李元林追问手表的下落。李元林毫不在乎地回答,自己拿出去换了一顿饭。为此,李银香数落了李元林几句,没想到李元林暴跳如雷,竟用拳头将羸弱的母亲击倒在地,随后,李元林不但不停手,又拿起小板凳,朝母亲的后脑勺打了几下。

“被儿子打了,我刚开始还不敢跟别人说,怕人笑话。到后来,他打我成习惯了。”说着,李银香解下头巾,拨开斑白的头发,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那里至今还留着一处凸起的伤痕。

1990年,李元林刑满释放后不久,又多次伙同他人潜入当地一些大型企业进行盗窃,数额巨大。1992年3月,李元林被永登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8年。据李元林的家人讲,在监狱服刑期间,李元林还动手打断了同监舍犯人的肋骨,由于服刑期间没有良好表现,李元林始终没有争取到减刑的机会。

此前,李元林第一次刑满释放后不久,父亲李正芳借机劝说他“要懂事、走正路”,李元林却反问:“你管我干什么?”争执中,李元林一拳打掉了父亲一颗门牙。

1994年,李正芳夫妇收养了一个女儿。2003年,二次刑满释放的李元林,因为年仅9岁的妹妹去了亲戚家,没在家替他擦摩托车、做饭,对她一顿暴打,致使妹妹脊椎骨受伤,无法动弹……

在李正芳一家人的回忆中,类似的事例不胜枚举。李元林的暴戾,不仅让当地村民,也让他的父母兄弟都生活在一种恐惧中。

兄弟劫

“老二轻易不敢说他,打架也不是他的对手。”李元顺的家人称,2004年,已经32岁的李元林始终不走正途,一家人也为之所累,无法和其他家庭一样正常生活。

2011年2月22日上午,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李元顺涉嫌故意杀人、非法持有枪支一案。据李元顺当庭供述,事发前,因前去打工单位讨要工钱的事情,他和兄长发生了争执。事发当晚,饮酒后的李元顺再次与李元林发生争吵,并再次劝说兄长“要走正道”,却遭到李元林的痛打。而后,气愤难平的他取来了放在家中的猎枪。

据李元顺讲,这把猎枪是他几年前在林区从他人手中花30元买来的,主要是为了打猎。在法庭上,李元顺始终称,他平时与哥哥并无深仇大恨,当天是猎枪突然走火误伤了李元林。

在得知被送往医院抢救无效的李元林死亡的消息后,李元顺当即潜逃他乡。2010年7月,他在新疆境内被警方抓获。

李元顺在新疆被抓获后,李元顺的辩护律师——甘肃东方人律师事务所尚伦生主任律师和梁芳律师前往永和村调查案情,提起李元顺,村民们的惋惜之情溢于言表。

了解到,在得知李元顺一案开庭审理的消息后,当地150余户村民向法院递交了一封联名请愿书称“李元顺一案的发生,有深层次的家庭原因,其实李元顺也是这场家庭悲剧的受害者”,请求法院对李元顺从轻处理。与此同时,连城镇永和村村委会也专门出具证明,称李元林两次服刑期间,都由李元顺为其提供经济资助;李元林刑满释放后,李元顺曾多次规劝哥哥改邪归正,但却遭到对方拳脚相加。多年来,李元顺勤恳劳作,孝敬父母。“他的人品还是很好的。”

“老二的命苦,他是这个家的顶梁柱,一天好日子没过过,刚刚把弟弟供出大学没几年,就犯了这个错误。”采访中,李正芳告诉,如今,他的腰部每况愈下,已无法出力,干不了重体力活,而老伴李银香糖尿病、高血压、心脏病等疾病缠身,孙子刚上小学,家里唯一能干活的只有李元顺的妻子一人,家庭生活更为拮据。

2010年秋天,贾连兄独自前往新疆打工。今年春节前,还有近5000元工资没有要回的贾连兄在公婆的催促下回家过年。春节刚过,她便盘算着再去新疆,索要自己的工资,同时打点零工。而说起家庭的未来,这个30多岁的农家妇女一脸茫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