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知识产权

两千年汉代白鹿泉接近干涸疑因采石场挖井

来源: 时间:2018-09-30 19:16:18

两千年汉代白鹿泉接近干涸 疑因采石场挖井

取水变得很困难,泉井再无喷涌之势。

白鹿泉旁古老的祠堂。

附近经过的大车扬起烟尘。

鹿泉市白鹿泉村村南长寿山脚下,一眼石砌泉井“水涌如珠倾”,是原获鹿八大景之一。此泉为汉代古泉,泉水甘洌可口,两千余年来,不泯不灭,四季长流。泉井周身凉亭遮阴、庙宇作拜,从古至今,皆是骚人墨客赏景赋诗之胜地。遗憾的是,近十几年来,附近厂矿拔地而起,虽给村民带来殷实生活,却也“伤”及泉井水源及周边环境。如今,泉井汩汩水涌之势渐渐削弱,六七天前更是出现断流之虞,游客扫兴而去,村民黯然轻叹。

这个与鹿泉历史渊源紧密相连的白鹿泉,正面临一场生死考验。

目睹

泉井“喷珠吐玉”不复见

市民张先生自1971年起,每年都会从石家庄市里骑着自行车到白鹿泉附近游玩两三次。

在张先生的记忆中,白鹿泉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是非常壮观的,泉眼的水不断喷涌而出,旁边就是清澈的河流,奔腾的河水能一直流入太平河。

之后,张先生看到白鹿泉涌出的泉水越来越少,河流也越来越细。今年5月2日,当张先生来到白鹿泉再次游玩时,竟然发现泉眼已经不再向外冒水了,旁边的河道也几乎干涸。

鹿泉市白鹿乡境内,下307国道向西驶入一条无名路,行不到3公里,便至白鹿泉村。

往常,驶过的这条无名路,常见前往白鹿泉的游客,昨日,除了采访车,就是接连不断的大货车,驶过时扬起浓浓的白色灰尘。

白鹿泉村村南,这一眼两千多岁的白鹿泉,紧邻这条无名路,仅有十几步之遥。

昔日有人如此描述:泉井如喷珠吐玉,翻翻滚滚,涌到水面,犹似天女散花,循环不息。泉水涌出后,沿长寿山脚东流,汇集其它泉水,形成一泓涓流,向东流经曹坊村,郄庄河和土门村,注入太平河。

眼前,这泉井和泉水景象与昔日相比已大相径庭:井底部再无“涌动翻滚”,竟成了一井死水。

井无水源,残留井水水位又低,泉井旁边河道因无水补给,也成静水。水面漂浮一层杂物,河道底部模糊不清。

美景消逝,游玩者嗟叹而去,往日热闹非凡的游玩胜地,如今孤零零只剩下一口无水泉井萧条无声,凄凉之情不禁油然而生。

历史

先有白鹿泉后有白鹿泉村

泉井对面,隔过无名路,是村民梁女士家。门口,四五位乡亲正唠着家常,不时有人偏过头扫一眼白鹿泉,“可惜啦!”

梁女士年近六旬,年轻时没有远嫁,守在村中做了媳妇。她介绍,打小这白鹿泉就在,爷爷的爷爷也守着这泉过了一辈子,“听说这白鹿泉村汉代就有了,我还听说先有的泉后有的村。”

白鹿泉村村民祖祖辈辈因这眼泉井而骄傲,几乎每天都有外地人来村里游玩、取水。有外地人羡慕村里人能长期与泉为伴,随时都能喝到甘甜可口的泉水,喝下了还不闹肚子。

何况,在上世纪五六十代,这里的河道宽阔,河水东流、清澈见底,河道两旁桃红柳绿。

白鹿泉村四周皆山,南边是长寿山,东边是韩信寨,北边是时节寨,西边的山无名,却也高大无比。这些山造就了净水,从泉井奔涌而出,流入河道。

汩汩泉水伴朗朗书声

泉井附近有一亭,是1983年修建的复古亭,古韵古色不说,亭下放一张石桌,搭配四只石凳,老人们灌满泉水,喝下一口水走上一步棋,泉旁对弈听水,岂不快哉!

泉井附近还有一祠,名曰泉神祠,村民说,有了这泉和村,随后就有了这祠。它以泉井为伴,风风雨雨走过了七八百载,翻修很多次,如今古韵仍浓。

雕花布窗,青砖瓦片,顶部高高的梁,镌刻着长牙五爪的飞龙,再加上供奉的河神,断裂的石碑,这一切都能把人带到古远的年代。那时,每年四月初八,泉井旁过庙,舞龙舞狮,叫卖声不绝于耳,煞是热闹。

68岁的村民杨风晨介绍,直到上世纪七十年代,这种大型的过庙活动还在进行。杨风晨的父亲50多岁的时候才有了他这个儿子,此前这个陪伴泉井的泉神祠多次翻修,其中一次翻修就有父亲的功劳。

杨风晨还说,当年他上小学,学堂就是这个祠。三个年级只有一个老师,因紧邻白鹿泉,学生们读书时,仍能听到泉井的流水声。下课了,孩子们风一样跑过去,俯下身子喝几口泉水。放学了,孩子们并不着急回家,在水中尽情地捕鱼捞鱼,抓到小个儿的放掉,抓到大个儿的就抱回家,让妈妈炖着吃。

白鹿泉给白鹿泉村人太多甜美、难忘的回忆,有的人说到动情处因为怀念竟潸然泪下。

探因

水泥厂采石场挖井,地下水位下降

杨风晨多年来负责村里的农田灌溉。他介绍,近十几年来,白鹿泉的水源是山水和地下水,其上游建起了很多厂矿,有水泥厂、采石场,还有电厂。这些厂子使用山水和地下水,挖的深井不下数十眼,对白鹿泉水源影响很大。

村民们说,以前赶上干旱年份,白鹿泉水量虽不大,可泉井的底部还能往上冒水。即使灌溉大量用水,往年也不至于让白鹿泉断水。偶尔断水,最多一天也就上来水了。

杨风晨还说,过两天也许白鹿泉还会有水,但毕竟不如从前,“地下水水位整天在下降,我担心有一天白鹿泉再也冒不出水了。”

白鹿泉村的一些村民说,白鹿泉曾是他们的“母亲水源”,但现在,大家纷纷表示都不会去泉里打水喝了。因为不只是水量的减少,空气中的污染也很严重。粗略一算,5分钟的时间里,泉井附近过去10辆大车,每辆车扬起的尘土几乎“遮天蔽日”,致使白鹿泉附近的环境减色不少。

与杨风晨一样,村民们也明显感到了近几年地下水位的急速下降。“本来雨水就少,又建了这么多厂子,泉水自然就上不来了。”59岁的白书勤大爷无奈地说,看来只能等到夏天多雨季节,才能看到泉水。

对策

文物部门将保护性开发白鹿泉

鹿泉市文物保护管理所张亚昆所长,一辈子都在和文物打交道。

他讲道,白鹿泉和泉神祠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被确定为获鹿县县级文物保护单位,他经常会到泉眼附近转悠。

据史料记载,白鹿泉修建于汉代,附近的泉神祠建于元代,主要用于百姓供奉神明、祭祀祖先,明清时期曾有过数次翻修。经历了千年的雨雪风霜,这些文物都比较完整地被保护下来。

石市文物局已连续三年拨款对泉神祠进行整体及周边的翻修,现准备申请其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张所长表示,文物保护部门已经对白鹿泉的将来有了大体的规划,针对其特有的历史,将进行保护性的合理开发,让泉水重新喷涌。

鹿泉市水务局水政水资源综合办公室有关工作人员说,关于白鹿泉水水量减少一事,单位领导非常重视,前段时间曾派出工程师到白鹿泉进行过实地考察,现正在研究具体的解决方案。

◎白鹿泉由来

白鹿泉得名与汉将韩信有关

鹿泉市史志办公室的韩庆志,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曾参加《获鹿县大事记》编纂和《获鹿县志》的整理,出版了新编《获鹿县志》,现担任《鹿泉市志》执行主编。他说,白鹿泉与鹿泉市历史息息相关,早在古代这里就是人们的向往之地。

传说,“韩信击赵,缺水为患,白鹿刨地,信往射之,羽没于石,拔箭得水,泉涌珠倾,全军欢腾,是为白鹿泉也。”白鹿泉还有许多美丽传说,或曰因西王母赴蟠桃盛会途中,落下玉簪戳地成泉,恰有白鹿从泉边驰过得名;亦传被贬人间的仙女在被召回天宫时,因留恋丈夫,抛下宝珠落地成泉。

但据史载乃因汉将韩信破赵时途经石邑(今鹿泉市)莲花山,寻水中射杀白鹿而得清泉,遂称白鹿泉。后人曾在此建淮阴侯韩信祠以祭。

古时县令常雇驮夫来此运水

光绪版本《获鹿县志》记载,文人张奇峰诗曰:“射鹿雄风在此,石边流水悠然,沧桑世界几变,留得汉家一泉。”看来此泉是汉代古泉,已有两千多年历史。还记载,泉边有一亭台,名曰白鹿泉亭,骚人墨客,多在此饮酒赋诗。

明朝获鹿县令韩国瓒,做“七律”一首,名曰“鹿泉飞珠”,诗云:石髓潺潺绿似油,飞珠内外吐龙湫,依稀空谷丝桐韵,仿佛河图大小珠……

据石家庄有关部门考察得知,该泉属于发育在石灰岩地区的溶洞,其积水面积较大,泉水冬夏不竭,四季长流,水质甘醇,清凉可口,清澈晶莹,实为瑰宝。在封建王朝,历代县令,都雇佣驮夫,从白鹿泉运水使用。

看白鹿泉走过两千年,迷倒了不少文人,也给古人带来不少福祉,更给现代人留下了弥足珍贵的历史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