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刑事辩护

村民持枪打野猪反被咬死家属用野猪肉办丧事

来源: 时间:2019-01-28 20:12:32

村民持枪打野猪反被咬死 家属用野猪肉办丧事

生态环境得到改善,野生动物重现“江湖”,导致南江县部分乡镇的庄稼被损毁   为将频频糟蹋庄稼的野猪“赶尽杀绝”,巴中市南江县流坝乡杨槐村3祖村民孙绍勇邀约8名村民持枪打野猪。双方经过5个多小时的激烈“博弈”后,孙绍勇惨死野猪之口,而野猪最终也死于村民们的乱枪之下。

随着生态环境的改善,曾经销声匿迹的野生动物重现“江湖”并迅速繁衍,从而导致南江县部分乡镇的庄稼遭受损毁。据南江县林业局统计,全县仅在2008年内就有22个乡镇的农作物曾11次遭受猕猴、野猪、黑熊等国家重点保护动物的损毁,损失达29万多元。

一边是国家重点保护动物,一边是仅靠庄稼为生的村民们,争夺由此愈演愈烈……

野猪咬死人 家属用野猪肉办丧事

南江县流坝乡杨槐村位于海拔1000多米的碉堡坪半山腰。15日19时许,杨槐村4组孙绍宣家灯火通明,斧头伐木的声音在寂静的夜中显得格外清脆。年轻的村支书彭秀利打着手电,拖着疲惫的脚步从山脚下的小路上往孙家走。在孙家屋边的竹林旁,灰色的野猪皮和肝肠摆满了一地。

“孙绍宣撵野猪被咬死,野猪被村民乱枪打死。今天上午,村民们把这头野猪抬到这里,剥皮剖腹后,要用野猪肉来给孙绍宣办丧事。”彭秀利无奈地说,这是死者家属的意思,也是村民们的意思,因为很多村民因野猪糟蹋庄稼而对其非常仇恨。

在孙家斜窄的院坝里,三名木匠挥着斧头忙着给孙绍宣做棺木,他们要赶在16日晚上之前把棺木做好。在厨房门口,一名农妇蹲在一个铝盆旁用木刷子洗肉。“这就是野猪肉,洗了3次。”该农妇说,这一百七八十斤重的野猪肉是用来招待客人的。

孙绍宣的尸体就摆放在厨房隔壁的屋子里。在左侧的堂屋中,两个披麻戴孝的孩子搀扶着一名40岁左右的农妇走了进来。村支书彭秀利说,那农妇就是孙绍宣的妻子贾清祥,这两个娃娃一个是17岁,一个是12岁,都在南江县城读书。“山顶上1亩多玉米是遭野猪糟蹋完了的,天天都要人守。不把它整死,我们吃啥子……这日子怎么过哟?”贾清祥断断续续地哭诉着。

55岁的杨槐村3组村民何显哲回忆道:“我们顺着野猪脚印走了80米远,才发现孙绍宣仰躺在一个斜坡上,左腿内侧有一个拳头大的窟窿,人早已没气了,而他身旁的草坪里到处是鲜血。”何显哲称。

据南江县公安局杨坝派出所调查,经过尸检,确认孙绍宣系被野猪咬断动脉、静脉血管后致失血性休克死亡。目前,民警已缴获8支猎枪。

长期对峙 野猪、村民成“冤家”

“野猪咬死人,那是迟早的事!”15日,前来南江县流坝乡反映野猪糟蹋庄稼的黑山村村主任袁万军说出了这样一句话。袁万军无奈地说,居住在“黑山子”山顶的黑山村5组村民岳玉义、岳玉恩、岳玉渤和丰永兴等4户村民的30亩土地全都靠种玉米维持生活。

“七、八头野猪跟在一路,连吃带践踏,三、四亩玉米一晚上就没了。4户村民的7个老人没有猎枪,晚上只得轮流看守。”袁万军称,尤其以今年最为严重,嫩玉米一出来就吃完了。

“两个田地的玉米是遭野猪吃完了的,那野猪的声音非常响,都吃到我们院坝边上来了,我们动都不敢动,只能看到它吃。”黑山村5组65岁村民吴成碧带着哭腔说,为“整死”野猪,他们在田里放老鼠药、安铁夹子,但并没把野猪“弄死”。

据南江县林业局相关负责人介绍,随着生态环境的改善,曾经销声匿迹的大批野生动物重现“江湖”并迅速繁衍,从而导致南江县部分乡镇的庄稼遭受毁灭之灾。16日,在南江县林业局野生动物保护站提供的《2008年野生动物肇事损失及补偿情况调查表》上看到,从7月20日至9月21日,南江县有22个乡镇的农作物遭受到猕猴、野猪黑熊等国家级野生保护动物的损毁,损失达29万多元。

“野猪早在2000年就被国家林业局列入国家保护的有益的或者有重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名录。经调查,南江县流坝乡杨槐村3祖村民孙绍勇邀约8名村民持枪打野猪的行为属于非法猎捕。按法律规定,村民非法捕获的这类野生动物,首先应没收猎获物。但我们考虑到村民和野猪之间的对立,为了不激化矛盾,我们没有没收被打死的野猪,让他们吃了。”南江县公安局森林公安分局副局长张晓明称。

争夺还会更激烈?

“这其实就是人类和野生动物之间的争夺。”市林业局野生动物保护专家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实施条例》第十五条规定:因保护野生动物,造成农作物或其他损失的,应给予补偿。补偿费用由省、市、州、县人民政府和地区行政公署承担。具体补偿办法由省人民政府制定。

“我们没有调查南江县究竟有多少野生动物,野生动物给村民带来的损失也没有补偿过。”南江县野生动物保护站工作人员张辉称,他们近年来多次接到野生动物损毁庄稼的报告,也以南江县林业局的名义给有关部门打过多次报告,但村民们的补偿却迟迟没到位。

专家认为,一边是国家重点保护动物,一边是仅靠庄稼为生的村民们,如果再不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争夺将愈演愈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