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经典案例

甘肃原国土厅副厅长受审16次为父办寿收礼

来源: 时间:2018-08-03 16:29:49

甘肃原国土厅副厅长受审 16次为父办寿收礼185万

16日上午9时,脸色黝黑的张国华缓缓步入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第六审判庭。张国华,甘肃会宁人,历任白银市靖远县委副书记、县长、县委书记,天水市副市长、常务副市长、甘肃省国土资源厅党组成员、副厅长(副厅级)。2011年6月21日,因涉嫌受贿罪经由甘肃省人民检察院决定逮捕。   公诉机关查明,张国华涉嫌受贿犯罪事实32项;经审查,张国华及其妻现有房产16套,银行存款140余万元、股票账户资金400余万元等,共计2000余万元。其中,900余万元资产张国华无法说明其来源。

公诉机关认为,张国华在担任天水市副市长、甘肃省国土资源厅副厅长等职务期间,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他人贿赂400余万元,其行为已经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五条之规定,构成受贿罪;且其财产和支出明显超过其合法收入,差额900余万元无法说明来源,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九十五条之规定,构成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

在法庭供述阶段,张国华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但对部分公诉机关指控的受贿事实,他提出:一部分收受财物不属于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利,还有一部分属于人情往来,不应以受贿定罪。进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的事实陈述时,张国华表示,起诉书中涉及的财产数目和自己计算的有近400万元的出入。他表示,炒股账号上的钱数有出入;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一项中,应该减去他为父亲办的生日、葬礼和祭日共计收受的374万元;实物折价应该以当时市价计算。

当天的庭审从早晨持续到下午,法庭没有当庭宣判。

“愿我能警醒他人”

2010年舟曲泥石流灾难现场,甘肃省国土资源厅原副厅长张国华挽着裤腿,一脚泥巴的场景给很多留下深刻印象。

然而,这样一个能吃苦的形象,不久后便崩塌了——涉嫌受贿罪。2011年6月21日,张国华被甘肃省人民检察院逮捕。

庭审开始之前,见到张国华并与其对话。

出身寒门希望孩子老老实实做人

张国华出身甘肃会宁,吃过苦,从基层一步步干起,最终成为一名副厅级干部。

:会宁学生给人的印象是能吃苦,艰苦的自然环境让他们从小就感受到生活的艰辛。

张国华:当时的生活条件很差,念书、考学,绝大多数人都在走这条路。那种苦外人很难想象,吃没吃的、穿没穿的,我们上学的时候是最苦的时候,计划经济供应的只有红薯干和玉米,上学的时候就把玉米面炒熟背着上学吃。

:从一名打字员干起,一直成为一名副厅级干部,这个过程一定付出了很多努力。

张国华:对,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一步一个脚印一点点干到今天。

:这段时间想得最多的是什么?

张国华:想家。非常想念孩子和爱人。关于自己的问题我心里很清楚,我接受党纪、政纪处分,法律制裁,我现在追悔莫及。

:将来见到孩子时,他会怎么看待你?

张国华:我会把违法违规违纪的事情给孩子讲清楚,现在他们还小,不懂事,但给他们精神上肯定会造成很大的伤害,所以这是我心里面最难过的。我希望我的孩子一辈子老老实实做人不要出现和我一样的结果。我给孩子已经写了一封长信,在这封信里,我对自己犯的罪行,做了比较好的交代,作为教训给孩子提了期望和要求。 :面对金钱的腐蚀,人往往会迷失自己。如果自己给过去的几十年画一个分水岭,你觉得关键的时间在什么时候?

张国华:应该是在天水市担任副市长以后,收受礼金越来越多。

:在这之后,面对金钱,你的思想发生了变化。

张国华:这是循序渐进的过程,开始肯定是有思想斗争的。逢年过节,部下、有关单位会送一些礼品和一些现金。从接受礼金开始,一年一年送的数额越来越大,随着认识的人增多,送的人就多了,从我的案卷上也能看出,80%以上的受贿都是逢年过节接受部下和老板的礼金,逐年累计就是一个很大的数目。

:逢年过节的人情往来让你放松警惕?

张国华:嗯,当时看来,就是人情往来,也没有考虑过太多,觉得这是拜年的人之常情,现在定位受贿和违纪我都承认。如果不在这个职位的话,别人也不会送礼,不会对我行贿。

我愿意作为反面案例来教育其他人

:你当初觉得收礼不是犯罪?

张国华:对,当初的想法简单,没有过多考虑犯罪不犯罪,就是图个心理平衡,这是心理防线崩溃的过程。

:收受大笔礼金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今天?

张国华:想过,在这过程中,自律意识越来越淡薄,法规意识越来越淡薄。如果时间能倒回,我肯定什么都不收,凭借自己的工资可以养活一家人。我的工资每月6000多元,在干部队伍里已经很高了,够用了,再出这样的事太不应该。我从来没有觉得自己待遇低,这方面组织没有亏待我。

:所以,你说往后的日子更多的是后悔和反思。

张国华:后悔,肯定后悔。反思很多,我感到在自己身上,有几个教训——把职权作为谋私的工具是一种价值观的极大扭曲,职权是给老百姓多干事情、谋福利的,但有一部分用到谋取私利上了;人的贪欲是无止境的,陷入这个贪欲,就不可自拔了,特别是逢年过节收礼并且由小到大,越陷越深;法纪观念淡薄,由于长期缺乏学习,警惕性越来越差,思想上松懈,最后造成恶劣后果。我觉得,人一定要珍惜自己的荣誉,珍惜自己的家庭。我也愿意把自己作为反面案例,来教育别人。(甘肃 白德斌)

16次为父办寿,收礼185万

2月16日,省国土资源厅原副厅长张国华收受428万余元贿赂,另有973万余元巨额家产来路不明,涉嫌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两罪,在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其当庭认罪服法表示甘愿接受制裁。庭审持续了6个小时,下午3时30分,审判长宣布休庭,因案情重大,该案将择日宣判。当日庭审,有近百名省、市、区三级法检系统工作人员应邀观摩庭审。

据指控,张国华在担任天水市副市长、甘肃省国土资源厅副厅长等职务期间,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32人共80余次贿赂款428万余元人民币及2万美元。此外,张国华夫妇两人的财产和支出明显超过其合法收入,差额973万余元不能说明来源。兰州市检察院以张国华涉嫌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依法提起公诉。

自我陈述“两点意见”仍是“领导讲话”风格

上午9时30分,审判长法槌落下,张国华押解出庭后被允许落座接受审讯,其“领导讲话”式风格贯穿庭审调查始终。公诉人宣读起诉书耗时半小时,张国华对此首先表明“我认罪服法,甘愿接受法律制裁”。稍作停顿后,张国华称“指控事实全部属实,但罪名定性上我有两点意见:第一,我认为部分指控定性不准;第二,针对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的指控数额与本人计算的差距较大”。随后,张国华恳请法庭允许自己首先对10起同类型指控进行陈述。他手执起诉书称“有以下这么几点,请法庭考虑”。

在其严密、流畅的15分钟陈述中,他从自己分管工作的职权谈起,先对10起指控事实认为不存在利用职权为他人谋取私利的情况。他称有些收钱行为只是严重违纪,有的不过是帮忙咨询政策,有的仅仅为友人提供指导意见。还有一些则是多年老友念自己家庭情况特殊给予的经济扶助。张国华特别提到给老乡张某出借30万元后其还款60万元的指控。他称与张某属于30年老交情的“贫贱之交”,在张某生意亏空穷困潦倒之际,自己拿出“为瓜兄傻弟养老”的30万元钱帮他解困,张某感动之余打下欠条后声称“2年后定双倍返还”,直到5年后张某还款60万。他还对指控其一再要求某房产商向自己优惠售房从而受贿34万元的事实以“人家主动优惠卖房怎能算受贿,至于说逼人优惠,我还没那么下贱”提出反对意见。接下来,张国华对另17起指控,承认虽然有帮忙办事但根本未利用自己的职务便利。最后,张国华仅对其中5起指控表示没有意见,承认是利用自己职权帮忙办事,但均在法律法规以及政策原则之内,故恳请法庭应对此酌情考虑。

为父办寿16次收受礼金185万

在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指控调查阶段,了解到,张国华夫妇俩共出资956万余元在天水、兰州、西安、绵阳、德阳等地共买房16套;查扣其17.2万元购物卡52张。而张国华提出的5点不同意见则令举座哗然:在为其父70岁至86岁共举办的16次生日庆典中,他共收受185万元礼金,在其父葬礼上则收到149万元礼金,另有一周年、三周年祭日上又收到总计40万礼金。此外,张国华对其20多年来收受的金银条、手表玉器价值117万余元的指控,认为当考虑物价上涨因素,按照当时估价更为实际。张国华还称,指控的外币则是20年来自己出访10多个国家时,按照惯例由承办方返还的购物款。由此,张国华得出973万不明财产指控中仍有400万元属于能说明出处的,不应计入财产来源不明的指控数额中。

承认“堕落”了并不忘道出“凄楚家境”

在发问环节,针对公诉人的提问,张国华起先大谈自己历年来的分管工作范围,随后剖析了众行贿人的各种心理,最后承认“凭借自己的好人脉,‘打招呼’的影响力应该优于平常人”。当律师发问时,张国华重回自己的“无罪观点”,再一次用“没有审批权、决定权、命令权”的否定回答,对部分指控中自己并未利用职权予以厘清。他还理直气壮地申明:有些事项的办理虽不在自己职权内,但作为副市长不去督办、协调就是行政不作为。最后,面对法庭的发问,张国华更是对答如流:我有存款100多万,炒股时所需的数百万元资金是借款;买16套房产是考虑增值而投资,其中5套在我们夫妇俩名下,其余全部登记在亲属名下。他还坦然承认“我确实堕落了,搞了腐败我认罪服法”。只有当法官问及收下张某所谓60万元的双倍利息还款时,还能与之是“贫贱之交”吗?张国华哑然不再作答。

公诉人身边堆放着厚度1米有余的卷宗,在随后进行的近2个小时的示证质证阶段,众多行贿人的证言中给张国华送钱的目的高度一致,均指向“事后送钱是为答谢曾经的帮忙,提前奉金皆因搞好关系为将来请托打基础”。针对其授权办案机关将多套房产予以拍卖,已上交全部赃款,公诉人建议法庭考虑此情节对其酌情量刑。

最后陈述时,张国华道出了自己不为人知的凄楚家境,其兄弟4人仅自己智力健全,其他3人均系智障患者,而1个弟弟已经离世。他还一再为已经先于受审的妻子刘某讲情,认为所有行贿人都是冲着自己的官职而来,与刘某无关。恳请法庭念及自己家境不顺、儿女年幼,对刘某不予处理或减轻处罚。

张国华过堂自辩“来财有道”

甘肃省国土厅原副厅长张国华在任职期间,先后多次收受他人贿赂428万余元,另有973万余元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昨日上午,被告人张国华因涉嫌受贿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两项罪名在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受审。

被控罪名一:

涉嫌受贿428万元

安排工作收受20万元

据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张国华在天水市任副市长期间,先后多次利用职务便利,在当地一些土地划拨、项目审批等行业为一些企业负责人提供便利。

从2003年至2011年期间,张国华先后多次从各企业负责人手中收受近150万元的感谢费。其在任天水市副市长、国土资源厅副厅长期间,先后受杨某、赵某的请托,将两人的3名子女先后安排到天水市教育系统和国土资源厅工作。张国华因此接受了两人送上的总计20万元。

借款投资借口买房受贿

2005年下半年,张国华曾主动将30万元借给个体商人张某用于购买工程机械。之后,在张国华的“招呼”下,张某先后承包到天定高速公路建设工程及秦安县南靖路乡村路的土方工程。2009年1月至7月,张某向张国华连本带息偿还了60万元。

2006年至2008年,张国华为天水一房产开发商大开绿灯,使其开发的项目进展顺利。而张国华在收下公司董事长穆某4万元现金后,还提出以超低优惠价购买该小区一套近180平方米房屋的要求。为掩人耳目,穆某将30万元交给张国华之妻刘某,再由刘某分三次交付。由此,张国华收受穆某贿赂共计34万元。

为老乡帮忙承接工程徇私

2010年4月,张国华的老乡,甘肃省一家络科技公司老板张某为了在承建工程中分羹,前往张国华家向其妻刘某(因参与其中2起共计65万元受贿款已先于受审)送上50万元。后在张国华协调下,不具备施工资质的张某挂靠外省一家生态环境治理有限公司,取得了部分工程。

2011年3月,一家宾馆经理张某在张国华办公室塞给他2万元红包后,也得以承包部分工程。

被控罪名二:不明来源973万余元

2011年6月21日,张国华涉嫌受贿罪被检察机关批捕。后经检察机关查证,张国华夫妇仅房产就多达16套,实际投入高达956万余元,银行存款142万余元,另有美元、澳元等折合人民币近5万元。两人的股票账户上还有资金499万余元。另有价值111万余元的金银条、玉器、手表,以及17.2万元购物卡。此外,两人向天水、兰州两地多家企业个人投资和借款共292万余元。其家中还有价值35万余元轿车两辆。

上述2146.7万元家财中,除去428.28万元受贿款,张国华夫妇仅能对174万礼金、121万元股票获利、70万余元承包土地工程获利,以及50.3万元经营众友医药连锁店的获利和4笔共计219万元私人借款等总计1173.1万余元财产能说明来源,其他973万余元均系来源不明。

针对张国华的财产和支出明显超过其合法收入和涉嫌受贿的部分,公诉机关以受贿罪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向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法庭自辩一:有部分钱财能说明来源

此时,坐在被告席上的张国华认真地听着与自己相关的每一项指控,在听完公诉人诵读完多达32起的犯罪事实后。被告人张国华表示,公诉机关指控的每一起事实都是客观存在的,但他不认为被指控的32起事实都属于犯罪行为。在停顿片刻后,张国华拿出事先准备好的材料,开始了他首次开庭的第一次辩护。张国华辩称,起诉书指控的涉嫌受贿部分中,大多数事情不应属于利用职务便利牟利,因为在任职期间他管辖范围有限,并不是什么事情都能说的上话的,就算在其管辖范围内,他也是按照正常的制度来实行。并承认在被指控的5起事实中,他存在一定的私心,但无论是工程招标,还是别人托关系帮忙找工作,他都是在对方符合规定标准的情况下稍加帮助,而对于一些不在他管辖范围内的工程竞标,因为没有管理权,他只是碍于情面才帮忙问一下具体情况,并没有给予对方其他方面的帮助。

而对于公诉机关指控的973万元来源不明的巨额财产,张国华辩称,起诉书认定的973万元财产的金额不准确,涉案金额中,有300多万是其炒股时向他人借的流动资金,还有两百多万是其父去世时和父亲生前过寿时亲朋好友送的礼金,这些收入都有明确的来源,并不属于不明财产,而从其家中搜出的纪念金币等物品,是他工作出差时别人送的一些纪念品,这部分收入也可以说得清楚来源。

法庭自辩二:我明白送礼者意有所图

另据指控,被告人张国华先后在兰州、天水、西安、四川等地购房16处,总价值956万余元,其所支付的购房款均低于市场价,并分别将房屋产权划分到家中多位亲属的名下。

对此,被告人张国华称购买房产是为了增值,而将房屋产权以亲友名义购买,本就是为了方便。至于购房价低于市场价,张国华认为,现在多数房屋在出售时都存在一房一价的现象,购房时开发商在合理情况下给予一定的优惠,也是无可厚非的,他不认为这些属于犯罪行为。

受贿部分,张国华坦言,如果他当时不在那个职务上,是不会有人给他送礼的。而且别人给他送礼和对方承揽工程并不存在一定的因果关系,除了其中被指控的5起事实外,他并没有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工程,对方都是在逢年过节时给他送点礼,他也明白对方的用意是什么,除了一些碍于情面推脱不掉的,金额较大的几次他都明确让对方取回礼金,但对方却一直以众多借口推托。

庭审焦点

涉案金额存争议

在随后的法庭辩论阶段,公诉方与被告人代理律师就本案涉案金额的具体认定展开了激烈的辩论。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张国华身为国家公职人员,在任职期间,利用职务之便为其牟利,且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另查明,在被告人2146.7万元的家产中,有973万元无法证明具体来源,应以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追究其刑事。

被告人的代理律师则认为,起诉书指控的事实均客观存在,但被指控的部分事实存在一定的不合理性,涉案的受贿金额和实际收取的数额存在较大的出入。在被指控的受贿部分事实中,被告人张国华虽明白对方送礼的意思,但并未超越职权和有关规定给予对方帮助,对方能够顺利的承揽工程也并不完全是因为被告人从中帮忙的关系。至于973万余元来源不明的财产中,被告律师认为有400多万是可以清楚说明收入来源的,无论是被告人父亲过寿时所收的礼金,还是借来炒股的流动资金,还是一些出差时赠送的纪念品,这些收入都不应该算在不明收入的范畴内,请法庭在调查后予以确认。

据悉,该案将定期宣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