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房产纠纷

男子自称为妻治病卖儿女曾辗转广州等地图

来源: 时间:2018-10-27 18:46:16

男子自称为妻治病卖儿女 曾辗转广州等地(图)

男子带着一对儿女在体育西路人行道上拉开横幅,称要卖儿女救妻。(广州 资料图)

时报讯 昨日上午,在庆春路马寅初纪念馆门前的空地上,有一个40来岁的男子,正在“转让”自己的儿女。

一张二十几个平方大横幅边上,站着两个孩子。稍大一点的女孩搂着一个小男孩,时不时帮小男孩搓搓手。

据了解,这个 “转让”儿女的男子叫黎金福,37岁,江西省宁都县人。他的大女儿叫黎园园,13岁。儿子叫黎浩,9岁,念小学三年级。

“转让”儿女为瘫痪妻子看病

黎金福告诉,去年9月27日,老婆刘水库因为双手发麻、颈部酸痛到赣州市人民医院治疗,后经过检查发现刘水库是脊膜瘤,并于10月9日进行了手术。

术后不久,妻子全身肌肉开始萎缩。

“她瘫痪了,生活没办法自理了。为了给老婆看病,家里花完了5万元的存款,还问亲戚借了1万元。”黎金福说,“真的没办法,接下来的医药费是个无底洞。卖儿女,也是为了给老婆筹钱治病。”

黎金福说,他的妻子在老家,他的父亲在帮忙照顾。元旦后,他把孩子带来出来,去了广州、厦门、福建,昨天来到了杭州。

孩子:为了妈妈,我什么都愿意

黎金福的女儿园园,长大很乖巧,一个下午,她都在照顾弟弟。空遐时,她还会把英语书出来看,园园的字写得很漂亮。

问:“园园,你知道爸爸这次带你们出来做什么吗?”

园园点了点头说:“带我们出来筹钱给妈妈治病。”

问:“你知道爸爸要把你们卖给别人吗?”

园园又点了点头,没有回答。

又问:“如果有人收养了你和弟弟,你们可能就要分开了,想过以后怎么办吗?”

园园的眼睛有点红:“为了妈妈,我什么都愿意做。”

园园很懂事,她告诉,他们并不知道是要把他们姐弟俩卖了。爸爸只是说,带他们出来玩。

园园哭着说:“到了广州,站在大街上,爸爸对大家说要把我们卖了,我和弟弟都不会怪爸爸,只要妈妈的病能好起来。”

站在一边的小浩看到姐姐哭了,他也跟着流起了眼泪。

“姐姐,我想妈妈了,我要给妈妈打。”小浩哭着说。

5万元就可带走孩子,但要对他们好

黎金福说,在广州有4、5个人和他联系过收养两个孩子的事情。

“每次我提出要去他们家里看看,就没了下文。”黎金福说,“我想让孩子过上好日子,我怕这些人是人贩子,我不能让我孩子去招那份罪。”

黎金福告诉,在广州,有曾经有一名男子想同时收养两个孩子。

“那户人家的条件很好,有车有房,夫妻俩以前有过孩子,但是后来孩子出了事,他们俩也不能再生了。”黎金福说,“我以为这次给姐弟俩找到了一个好归宿,没想到,后来因为媒体报道了这件事,那对夫妇放弃了收养孩子的决定。”

“要出多少钱,你才肯把孩子“转让”出去呢,对方要有什么样的条件?”问黎金福。

“两个孩子至少要5万元,对方条件要中等以上,不能有欠款,要对两个孩子好。”黎金福说。

“那你怎么来判断对方家庭条件呢?”接着问。

“我一定要去看看对方的家,我也知道,很多真心想收养孩子的人,都不希望我们以后再见孩子,所以都不会同意让我去家里看看的。”黎金福说。

昨天下午,他带着孩子去了上海

下午17:00,太阳慢慢地落山了,黎金福让两个孩子收拾东西。

“天要黑了,我们要走了,给孩子找个住处,不然孩子冻坏了就不好了。”黎金福说。

姐弟俩手脚很麻利,不一会就把横幅折好,放进了行李厢。跟告别后,他们三个被淹没在冲忙赶路的人群之中。

晚上18:00,拨通了黎金福的。

“我们在去上海的路上了,”黎金福说,“因为在杭州找不到住处,又刚好碰上了做货运的老乡,他们搭着老乡的车,去了上海。”

黎金福说:“上海的外国人多,要是有外国人能收养两个孩子,他就放心了。”

黎金福告诉,上海找不到人收养孩子,他会一直北上,去北京。

连线

妈妈:我不治病了,求求你带他们回来

昨天晚上,联系上了黎金福的妻子刘水库,她还在医院住院。

刘水库是去年12月30日再次入院的,住院时交了1000多元押金,但每天的住院花费超过300元,目前已经处于欠费状态,医院方面现在只给她注射必要的药水。

医院旁边一个小吃店老板得知刘水库的情况后,每天免费给刘水库提供三餐。

据刘水库称,她是从报纸上看到丈夫要“转让”孩子的事情。

“他走之前,只是说一定会治好我的病,我想我的孩子,我现在全身都动不了了,只有一个脑袋是活的,我什么都不想,我不要看病了,只想见我的孩子。”刘水库哭着对说,“不要卖我的孩子,求求你,帮我把孩子带回来。”

黎金福的父亲说:“我们现在已经走投无路了,连吃饭都成问题了。儿媳的病又看不好,连亲身骨肉都要拿出去卖了,你让我这个老头子还有什么脸回去见人啊。”

老师:希望孩子能早点回学校读书

事后,采访了宁都二中初三(4)班的蓝老师,她是黎园园的班主任。

“黎园园是个挺内向的孩子,但是很守纪律,很听话”蓝老师说,“平时,她也不太喜欢和老师、同学交流,总是独来独往。成绩倒是还不错,处于班级的中上水平。”

蓝老师说,元旦假期后,他就发现园园一直没来上课。于是就给她父亲打了个,询问情况。

“他爸爸只是说家里有事,当时我也没多想。后来,听到同事说黎金福带着子女走了,上看了才知道出了这样的事。”蓝老师说,“我去园园家找过她,但是家里已经没有人了。”

蓝老师说,同学们都非常想念园园,大家都希望她能早点回到学校继续学习。

律师:“转让,肯定是犯法的!”

“转让”自己的孩子,合法吗?就此问题,咨询了浙江天施律师事务所的吕律师。

“买卖孩子,肯定触犯了法律,就算买卖的自己的亲生孩子,也同样是犯法的。”吕律师说,“孩子,不是物品,是不能作为金钱交易的前提的。如果说孩子的父亲没有能力给孩子创造一个良好的生活环境,可以选择其他的方法,比如让符合条件的好心人来领养。但是转让这种买卖手段肯定是不行的。另一方面,领养的话,也必须严格按照我国法律程序来办。”

吕律师说,要救自己妻子,可以通过其他一些方式,比如申请社会救援,或者可以通过媒体的报道呼吁社会的好心人伸出援手。

大家都在质疑

从老家出发,广州、厦门、福州、杭州跑了一圈

他为什么一定要“转让”孩子

为了能把孩子“转让”出去,黎金福带着两个孩子从老家赣州出发,一路辗转广州、厦门、福州,前天晚上7点来到杭州。昨天下午6点,他又带着孩子去了上海。他对说,要一路北上,到北京去。

了解到,他到广州的时候,当时有很多人愿意捐款给黎金福,让他把钱拿回去给妻子看病。但是这些爱心人士的好意都被他一一拒绝了。

他的理由是:“我不想白拿人家的血汗钱。”

对于这一点,很多人都表示不能理解,为什么一定要通过“转让”孩子来换钱呢?

黎金福说:“我想给孩子找个好归宿,跟着我,他们以后一定会更苦的,孩子妈的病能不能治好还不好说。如果他们俩有了好归宿,那我就放心了。我会把钱拿回去给老婆看病,如果 病治不好,我会随孩子妈一起去的。”

一路上,当地的媒体都对此事进行了报道。昨天,连线了各家媒体的。

《赣州晚报》余书福:在这个事件中,最可怜的是黎金福的妻子和两个孩子。他的妻子现在急需用钱治病,黎金福却一再拒绝别人的爱心,他的最终目的是什么?我们不得而知。这件事情在当地产生了不小的影响,大家对此也是议论纷纷。很多人都觉得,黎金福“转让”自己的子女,显得有些极端,还是应该采取适合的方法去解决问题。

《羊城晚报》林世宁:黎金福有自己的想法和目的,他执意要卖掉孩子的做法,让人无法理解。他若真拿到了钱,还会给自己的妻子看病吗?他这样做,会不会只是想引起社会的关注呢?尽管他的妻子和孩子确实十分可怜。

《东南快报》陈颖旭:他太固执了,不但拒绝我们给他安排的所有好心人的救助,在行动上他也总是对人爱理不理的,这很让人怀疑他的做法会不会是一种炒作。黎金福一直认为是医院误诊,导致了她妻子病情加重。他的这些行为,可能也有一定的“申诉”意思在里面。

《福州晚报》蔺桃:和广州及赣州媒体交流后,我对黎金富“转让”孩子这种行为的目的产生了质疑。首先,黎金富为何只在厦门、福州呆不到一天的时间就离开?根本没有“诚意”与他所谓的“好心人”转让孩子的机会。其次,当得知黎金富到达杭州时,为何与当初说去上海的说法又不同?这跟他之前告诉广州媒体称他去上海,却到了厦门、福州手法如出一辙。

时报 张琴 实习 孙碧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