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交通事故

是王欣太狡猾还是检方太无能从快播案庭审说

来源: 时间:2019-01-12 13:53:07

是王欣太狡猾,还是检方太无能?从快播案庭审说起...

快播案的审讯,让整个朋友圈都沸腾了。王欣及律师团的妙语连珠,以段子手的形式反驳公诉人让一场本来枯燥无味的庭审变得妙趣横生,同时也被瞬间洗脑,舆论一下子倒向王欣。那么请问:究竟是王欣太狡猾,还是检方太无能?

公诉人

快播自2007年12月成立以来,基于流媒体播放技术,通过向国际互联发布免费的QVOD媒体服务器安装程序(简称QSI)和快播播放器软件的方式,为络用户提供络视频服务。其间,被告单位快播公司及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被告人王某、吴某、张某、牛某以牟利为目的,在明知上述QVOD媒体服务器安装程序及快播播放器被络用户用于发布、搜索、下载、播放淫秽视频的情况下,仍予以放任,导致大量淫秽视频在国际互联上传播。快播公司及王欣等人构成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

被告

快播不能主动上传视频,也不具备搜索、发布功能,淫秽物品来源于第三方,与快播无关。淫秽物品存放在各个站长的服务器里,不在快播的站也不在搜索服务器,有可能会短时间出现在缓存服务器,但只是临时文件,不同于视频播放文件。传播的主体、传播的行为者都不是快播。针对不良信息,快播已经进行了防范,嵌入了110系统。故不存在明知播放淫秽视频的情况。同时,本案案件的各项证据来源不明,涉案物品的扣押保管也不符合法律程序。

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

根据《刑法》第三百六十三条规定,以牟利为目的传播淫秽物品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该案中,对络技术的理解,成了影响其是非判断的重要因素。技术本身的工具性,使其天生就拥有在法律上的“中立性”,所以检方如要证明快播入罪,需要证明两点:第一,快播利用自己的服务传播淫秽物品,必须证明快播明知或应知指控的淫秽内容存在和传播。第二,快播利用传播淫秽物品行为牟利。

控方的主要证据

2013年11月18日,北京市海淀区文化委员会从位于本市海淀区的北京某技术有限公司查获快播公司托管的服务器四台。后北京市公安局从上述服务器中的三台服务器里提取了29841个视频文件进行鉴定,认定其中属于淫秽视频的文件为21251个。

被告质疑程序不合法

如王欣的辩护律师提出,涉案服务器是被北京市版权局扣押,随后转移到公安机关,但是现在没有证据来证明谁转移的,程序是否合法,是否有人监督这一过程。然后质疑文创动力公司的笔录说明物证的提取过程不符合法律规定,不能确定提取的四台服务器是否就是原来的服务器,而且每台服务器各缺失了一块硬盘。随后又质疑鉴定人的资质,和鉴定淫秽视频是否具有相关标准,认为鉴定程序严重违反相关法律规定。

从庭审中检方的回复来看,快播质疑的不无道理,而公安和检方在这些环节确实存在程序和资质上的漏洞,或者至少是不合乎法律程序。这就涉及到程序正义的问题。

公诉人:快播一共才屏蔽了四千多个站,比例太少。

辩护人:但我们认为已经不少了,去年一年的时间,扫黄打非办查处的色情站也不过422家。

公诉人: 快播明知有用户利用软件观看传播淫秽视频,为什么不转型?

辩护人:我们天天都能收到诈骗信息,为什么中国移动不转型?

王欣:快播不是色情站的受益者,而是受害者。公诉人如果你听到快播是看毛片的地方,你会安装吗?我相信你是不会安装的。这样我就失去了一个用户。

公诉人:......

技术无罪?

快播案审理前,很多人认为并无悬念。快播的确被称之为“宅男神器”,这足以见证其在淫秽物品传播领域的“地位”。王欣宣称并坚持的“技术无罪”并非是一条铁律。技术无罪,跟菜刀杀人菜刀无罪同理,但是技术若为不法所用,那么使用技术的人就没有看起来那么无辜了。

在快播诉深圳市场监管局撤销罚款行政诉讼中,深圳市场监管局的抗辩理由是,“快播通过络从多个明显不可能获得授权的专门提供侵权盗版作品的站主动采集播放地址并设链,经过归类、排序和推荐等整理,收录进快播移动端内设的云帆搜索站中供用户使用。这些事实表明,快播具有明显的主观故意。”但是,深圳市场监管局这么说是有底气的,因为其提供了完整有力的证据。

局面如何,各有依凭

快播王欣及其辩护人的辩解,使得乐视、百度、腾讯、淘宝、中国移动等悉数躺枪,并产生了很多传播相当广泛的段子,同时检方应对的并不得体。辩方来势汹汹,控方软弱相对,导致络上几乎出现了一边倒的情况。但是法庭上并不是谁声音大谁就有理。关键看证据。如何合法的提供证据证明快播及王欣等人的犯罪行为,这才是摆在检方面前的试卷,但遗憾的是,回答的不及格。实际上,侦查取证过程粗糙并不是快播案的“专权”,但是快播案的直播无疑让大众了解到审判中程序的重要性。

司法公正包括实体正义和程序正义,并且程序正义是实体正义的前提和基础。而证据作为司法审判的核心,贯穿证据搜集、质证始终的程序必须要无懈可击,这才能做到既不冤枉一个好人,也不放过任何一个坏人。正义不仅要实现,还必须以看得见的方式实现。理性来看,辩方的很多言论或许在大众眼里很具有煽动性,但是在掌握审判权利的法官眼里,只是无谓的言辞,并不具备实质意义。例如,“为什么出了事只追究快播?合理性在哪?”“还有百度云、易云,这个云那个云的,为什么不关停?”这就好比说,“为什么出了事只追究我?”“社会上那么多杀人放火的为什么只审判我?”美则美矣,毫无意义。在本案中,检方在言语上的迟钝来源于程序上的疏漏,来源于基础知识储备的缺乏,来源于对案件的准备不足。

可以说,王欣够“狡猾”,那是控方无力控制的。但是自身不够努力,属于内功不足,那只能埋怨自己了。(来源:)